仿制药占比较高受质疑 先声药业在港二次上市

  • 商洛在线
  • 2020-11-02 15:17:34
  • 来源:华夏时报

近日,先声药业(2096.HK)在港股二次上市后,股价经历不小波动。10月27日,先声药业上市首日破发,截至当日收盘,股价报收10.98港元,远低于13.7港元发行价,跌幅19.85%,总市值286亿港元。10月29日,先声药业盘中逆势拉升,一度涨5.64%报11.62港元,市值一度达302.8亿港元。截至10月30日收盘,先声药业股价为10.68港元。

先声药业股价起落的背后,是中国传统药企在创新药之路上的探索之路。

而在此次上市之前,先声药业引入了包括高瓴资本、南京江北产投全资附属高新(香港)有限公司、深创投全资附属红土创新国际有限公司、清池资本、奥博资本、锐智资本、Jericho Funds等7家机构作为基石投资者,基石配售额占到发行股份的43.81%。

仿制药占比较高受质疑

先声药业成立于1995年,创始人为任晋生。先声药业前7年主要做经销商,2000年左右开始逐步把战略重点转移到创新药开发上。

先声药业于2005年进行了天使轮融资,弘毅资本出资2.1亿元,占股31%。2007年,先声药业作为当时中国第一家生物和化学制药公司登陆纽交所。上市首日,弘毅资本抛售10%股份,套现3300万美元。此后,弘毅资本没有完全撤出,直到2013年先声药业在美国退市,弘毅资本出资助其私有化。

至于上市首日破发,市场对于先声药业质疑主要集中在研发创新能力方面——仿制药销售占比较高,不符合市场预期。

招股书显示,先声药业目前主要从事仿制药业务,在肿瘤疾病、中枢神经系统疾病、自身免疫疾病等领域拥有多元化产品组合,主要有10种产品,其中7种为仿制药,2种一类创新药(恩度和艾得辛),1种改良型新药(中人氟安)。

截至2017年、2018年及2019年12 月31日止年度以及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,来自仿制药的銷售收入分别占先声药业总收入的60.7%、54.9%、46.5%、35.5%。而在这四个时间段中,恩度、艾得辛和中人氟安的收入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24.4%、28.1%、35.4%和43.4%。

可见,仿制药收入贡献了先声药业收入的很大一部分。

先声药业研发投入较高

关于先声药业股价波动,有了解先声药业的投资机构人士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先声药业基本面并没有问题,所以29日股价又有回升。

招股书显示,2017-2019年,先声药业收入年复合增长率为14.1%,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为69.2%。

上述投资机构人士认为,破发主要原因是受港股大环境影响,先声药业估值过高,港股打新火热,而且27日正是蚂蚁集团在港股认购首日,先声药业也受到一定影响。先声药业研发投入和实力都值得肯定,公司近年来一直在大力转型。

招股书显示,先声药业持续加大研发投入。截至2020年6月30日,先声药业研发部共有全职员工756人,在南京、上海和波士顿建立了三个研发中心。2017年、2018年及2019年以及截至2020年6月30 日止六个月,先声药业研发成本占同期总收入比率分别为5.5%、9.9%、14.2%、23.6%。

独立评论员,高级经济师周正国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:“先声药业是高瓴资本领投的项目,认购率500多倍,研发的一类创新药在发行前获批,应该是很不错的公司。上市破发,且比例超20%,确实让人有点疑惑,可能和定价过于乐观有关。总体上看,此公司基本面不错。仿制药肯定要走高端,低端已经红海泛滥。”

传统药企转型创新药成必然趋势

2019年8月,我国《药品管理法》实行了18年来的首次重大修订,医保目录也在同年迎来更新。

另一名头部投资机构人士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道:“以往,传统药企以生产仿制药为主,近年来受政策影响,仿制药利润受大幅压缩,创新药研发成为主流,很多在港股上市的药企,都是做创新药的。如果还是做仿制药,即使能赚到钱,也处于行业鄙视链的低端。传统药企普遍都在向创新药转型,大家不会坐以待毙,而且他们有大量资金来做研发。未来,药企只有拥有自己的专利,才能赚到钱。”

华兴资本研究表明,目前我国医药行业存在研发能力弱、行业集中度极低等问题,仿制药占比超过95%,产品同质化严重。医药企业逐渐走向两极分化,创新药企不断涌现。未来大概率将实行创新药医保动态谈判准入,创新药审批有望持续加速。另一方面,仿制药竞争加剧,行业将形成马太效应,药企业龙头强者恒强。

该投资机构人士指出,创新药需要投入的资金和时间都是巨大的,很多企业也只能做出一到两种创新药,不会把产品线铺得很广。先声药业拥有两种创新药,数量已不算少。

创业药投资向头部集中

业内人士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我国创新药研发一般经过三个阶段,一期是实验室阶段,二期是动物实验,三期是临床实验。其中三期是创新药的关键门槛,对于上市药企来说,如果有一种药通过了三期,股价往往会暴涨,但三期失败率也很高。

“不同于医疗器械的百花齐放,创新药领域现在是冰火两重天,好得很好,差得很差。一些公司刚出来的时候,大家对它抱有一些期待,后来如果几次实验失败,投资人发现公司可能不行。在这个过程中,其实整个市场预期一直在变动,不确定性非常大,所以做创新药投资也比较刺激。”据上述投资机构人士对记者这样说道。

据他介绍,国内目前做创新药的企业,很多都是前几年从国外的大型药企、实验室高薪挖人,“当时长三角地区也有政策吸引国外医药人才回国,所以当时有一波做创新药的热潮,那些公司也能很快投入三期研发。于是到现在逐渐有了研发成果,去年开始有一些做创新药的企业开始上市。”

华兴资本研究表明,创新药行业在一二级资本市场表现大相径庭:私募融资经历了2018年高潮后进入低谷,2019年,根据已披露的我国医药及生物技术行业私募融资的交易数据,2019年度融资总金额为40亿美元,较2018年降低20%;交易数量共计117笔,较2018年减少20%;平均单笔交易金额约为3400万美元,较上一年下降13%。科创板IPO表现明显优于港股,并购合作交易量达到高峰。国家医保目录更新、带量采购等重大政策的出台以及CDE的持续改革使得国内外新药上市时间差越来越小,医药领域系统性红利正在逐渐消失。(记者 傅碧霄)



相关推荐